您的位置: 首页>> 警钟长鸣>> 案例聚焦>> 正文
舌尖上的腐败 ——一个镇党委书记的另样贪腐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11-20   点击数:

亲爱的爸爸:只一句“父亲节快乐”,其实算不了什么,但是小小的一句话蕴含着我们的真情与想念。老爸,我们想你,我们爱你!永远爱你的小乖、大乖。--这是一封特殊的祝福贺卡,说它特殊,是因为收信人已身陷囹圄。
  2012年6月19日,父亲节,在看守所的淮安市北吴集镇原党委书记赵锦彤收到两个女儿和妻子寄来的一张贺卡。贺卡是读小学三年级的小女儿亲手制作的,上面还画着一家四口手挽手的温馨全家福。
  简单的卡片、温暖的话语,如同一股热流击中了赵锦彤的内心,他将贺卡紧攥在手中泣不成声。他本是一名优秀的基层干部,本可以和妻儿享受天伦之乐,还可以照顾80多岁的老父亲……但一切都晚了。

曾是基层好干部

现年50岁的赵锦彤是宿迁沭阳人,1983年7月中专毕业被分配到淮安市淮阴县(现在的淮阴区)统计局工作。他工作勤快能干,为人热情爽快,相貌俊朗,又写得一手好文章,很快引起了组织部门的关注。
   1986年7月,23岁的赵锦彤被提拔为团县委青工部部长,之后先后在物价局、计生委、渔沟镇、刘老庄乡、人大办等多个部门或乡镇任职。20余年一线工 作经历,使他越发成熟。2007年,他被区委从人大办副主任的位置上提拔为北吴集镇党委书记。组织对他寄予厚望,他也意气风发,决心干一番事业回报组织的 信任和培养。
  就任后,他对狭窄破损不堪的吴八路进行了扩宽改造,畅通了北吴集和泗阳县开发区连接枢纽,带动了劳动力流通。随后,他主持建设标准化厂房、开发农贸市场、引资发展乡镇企业,发展地方经济,使地处边远的北吴集镇经济发展逐渐活跃。
   这一时期,赵锦彤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2009年初,赵锦彤考虑到两个孩子越来越大,想把只有70来平米的房子卖掉,再买一个大一些的房子,但手头缺 10来万块钱。赵锦彤想到北吴集镇农贸市场开发时,他帮过一个小老板杨某赚了一些钱,于是就想从杨某手中借用周转一下。当赵锦彤向杨某提出借钱时,杨某很 爽快地就将10万元给了赵锦彤,并说:“赵书记,这10万块钱给你用,不用还。”但到年底,赵锦彤手头一宽裕,就立即还给了杨某10万块钱。

“吃喝生活”酿邪念

作为乡镇党委书记,赵锦彤是异常忙碌的,不仅是忙工作,还要忙应酬。
  在赵锦彤的生活中,几乎每天都要吃喝应酬。上级来人检查考核,要搞好接待;向领导请示汇报工作,要聊表敬意;到上级部门争取项目资金,要搞好协调;兄弟单位交流学习,要尽地主之谊;招商引资交际应酬,要表现诚意。此外,接风宴、送别席、庆典酒不一而足……
  也似乎是不经意间,赵锦彤结交了许多老板朋友,更少不了和这些人到酒庄饭店吃喝应酬,到卡拉OK歌舞厅唱歌跳舞,甚至于在棋牌室玩起了麻将。赌钱就会有输有赢,有一次赵锦彤不但输掉了带在身上的现金,还欠了“朋友”一万六。
   作为乡镇党委书记,是当地的“大人物”,他觉得不能让“朋友”看不起自己,可这钱让他个人出,又很不甘心,更舍不得。再说,家里的钱一直都是妻子保管 的,怎么向她开口呢?  “从吃喝招待费中支出。”赵锦彤脑筋一转,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反正天天都在花钱,花多花少谁看得出来!
  赵锦彤想到了德盈商贸有限公司的老板张某,他们熟识二十多年了。如今张某做烟酒生意,平日里没少得到赵锦彤的照顾,每年北吴集镇政府都要从张某那里购买十几万元的酒。
   赵锦彤拿起电话就打给张某,说最近出差,有两万块钱的费用不好处理,让他开点招待用酒的发票到镇政府报销掉。张某赶紧开出了11箱高档白酒的出货单。赵 锦彤安排驾驶员韦某在没有货物的送货单上签收。月底,赵锦彤顺利地从张某手中拿到了两万块钱,还了赌债一万六,剩下四千被作为家用了。

这是第一次贪污,赵锦彤既惊喜、又害怕。喜的是轻而易举就得到了这 笔钱;怕的是拿了这些钱,就意味着自己已在违法犯罪。但一想到自己平时那么辛苦工作,付出的是精力和健康,可跟那些私企老板的收入根本就不能比,一种不平 衡感油然而生。自己吃点喝点沾点又有什么呢!于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黑手伸向“公务招待费”

每次通过招待费贪污后总是风平浪静,赵锦彤越发胆大起来。镇政府有不少工作人员对他的作风很反感,但由于他是乡镇的“一把手”,谁又敢去“自讨苦吃”呢。
  欲望的闸口一开,逢年过节,一些“朋友”、下属送的购物卡、烟酒之类的,赵锦彤也都收下了。
   史某曾是他的司机,以前镇政府租用史某的一辆现代索纳塔给赵锦彤作为公务车使用。后来,史某在赵锦彤的帮助下,做起了服装生意,因为忙于生意,史某就对 赵锦彤说:“赵书记,这些年你对我帮助那么多,我另找一位姓韦的司机给您开车,这车子的租金每年也就十万块钱,除去驾驶员的工资、保险、保养等费用,也不 剩多少,您也就不要给我了。”赵锦彤心领神会,此后,他通过新司机韦某每年在镇财政上领取车辆的租金10万元,还将司机的工资、车辆保养、保险等通过公款 吃喝招待费变现处理了。
  公款招待费最终成了赵锦彤满足个人私欲的“小金库”,甚至连家中日常开支都通过招待费的形式报销。
  如此瞎 整,带坏了单位的风气,毁掉了干部的干劲。2011年,北吴集在全区目标考核中排名全区倒数第一。 2012年春节刚过,区委就将赵锦彤调到区农业资源开发局工作。3月份,淮阴区纪委协同审计部门对全区招待费进行全面检查审计,发现北吴集的招待费超高, 于是开展了对赵锦彤的秘密调查。
  2012年6月5日,赵锦彤涉嫌违法违纪被区纪委“双规”,9月29日,淮阴区人民检察院以赵锦彤涉嫌贪污、 受贿罪向法院提起公诉。11月21日,淮阴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赵锦彤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9万元,判处有期徒 刑6年6个月;贪污公款7.5万元,判处有期徒刑4年,合并执行8年,并判处没收财产3万元。


   点评:

人们常把公款吃喝说成“舌尖上的腐败”, 吃喝问题不仅大量占用国家的公用经费,引发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不满,更是滋生贪污贿赂犯罪的“温床”。
  赵锦彤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基层干部,组织把他放到乡镇做党委书记,是对他寄予厚望的。但正是因为当地的公款招待泛滥、缺乏监督制约、财务漏洞太多,对“一把手”的权力监督形同虚设,加之赵锦彤本人贪欲之心膨胀,他才一步步从吃喝开始走向犯罪,一点点迈向不归路。
   多年来,中央禁止公款大吃大喝的文件发了不少,但公款吃喝之风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似有愈演愈烈之势。几十年前领导干部下基层自掏腰包吃饭或 交“伙食费”如今已成“天方夜谭”,工作餐“四菜一汤”的规定也成一纸空文。究其根本,缺乏刚性的制约是祸根。无论从法理讲还是从现实看,医治公款吃喝、 公款消费的社会毒瘤,从源头上防止干部的腐败蜕变,将“嘴上腐败”入刑治罪都会是一剂猛药。
  从公款接待本身来看,从简接待,并非阻力如山;吃喝无度,对人对己都没有半点好处。不论是为了党的形象和事业,还是为个人健康,都应该狠刹吃喝风。近期,习近平主席带了好头,在军区视察,与战士同吃自助餐,在河北省阜平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工作餐是“四菜一汤”。

地址:西安市科技六路1号西安文理学院弘文楼4楼/明德楼10楼

邮编:710065 电话:029-89385984 E-mail:Xalzyjzx@163.com